服务中心   Service Center
全国咨询电话:
   2312453434
   1231234543434
合胜娱乐城网址
  556456454546
手机:13191921113
地址:江西邵庄工业区
联系人:何先生
合胜娱乐城网址永远依偎在你温暖芬芳的岸边
时间:2017-08-02 14:52 作者:admin 点击:

 

 
 
《儿子第一次尝试写诗,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可他坚持自己写…儿子郑重的要求我,把鱼儿叔叔帮他写的这篇留在我空间,他希望,多年以后,看到这篇字,依然能带给他深深的温暖和激励…》
 
  在这栋楼房里,我是后来的房客,早我一年多的,是个带着俩小孩的年轻女子,那娘仨,住在二楼侧室…那天,她抱着啼哭的大约一岁多点的孩子,急匆匆上楼,我晾完衣服与她擦肩,我难免多看了她怀中孩子一眼:“这娃儿,怎么了?”女子没吱声,漠然的表情。我想,当时,我的眼神应是关切的吧!一笑置之,记得,我在空间说说里留下了这四个字…
我以前的那家房东,有很多房子,那里,曾经有五家人住在一起,不是合租,前前后后来的。那些年,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非常的热闹,非常的和谐,相互之间,没有锁过一扇门…
刚来这里的时候,房东老伯母悄悄叮嘱:“你随时得小心点,关好你的门…”我呵呵直乐:“没事的,没这必要吧!”自认,我不算君子,但绝非“小”人,嘿嘿…
为女儿继续上学与否的事纠结了很久,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弱智的女儿停止了学业,休病中…每天,陪着女儿的,有“土豆”,那只淘气的猫儿,还有,她精心喂养的小乌龟…女儿最喜欢看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和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另外,还有一些养生类的节目…我给她借了很多书,格林童话,季地的绘本,意林……女儿是快乐的,她能认得不少字,喜欢画画,懂得很多词语,我想,这,已经不错了!
因为,先天性体寒,过早的铺上棉絮,毛毯…那天,窗外下着雨,饭后,准备在女儿的床上眯一会,有些薄凉的感觉。起身,上楼,进自己的卧室,却,发现,我卧室里书桌上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连同,那显摆的婚纱照…那刻,忍俊不禁…其实,在我眼里,都是孩子…
晨起,那熟悉的中药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于我们一家子,已经习惯了!那女子正送她大女儿去幼儿院,嚷嚷着:“怎么搞的,这么臭…”我望着那张年轻却不大好看的脸,不知说什么好!然后,笑笑…
 
  秋天的雨,雾一般
飘来飘去,云成天
西南的风,刮着鸟羽的帆
春夏秋冬的消息
挂在了纤纤的草尖
凌乱,犹如风吹的发
嬴弱,想起妈妈的肩
乡间的小路
留着步的蹒跚
挂着晚炊的烟
灯下的连缀
缝紧牵挂
清晨的忙碌
是妈妈的爱言
世上的路
曲曲弯弯
人生
让你拥有儿女缠身
妈妈
我和妹妹
就像两条流淌的河
 
九月的阳光,我是极爱的,九月的风,是那么的温柔…九月,我开始习惯了这条街夜晚里闪烁的灯光…
听到了云淡和珠儿姐姐的声音,那么亲近那么温暖…我一直笑着,努力说着普通话。姐姐们都笑:“感觉纤纤的声音甜丝丝的,纤应该是快乐幸福的…”是的,纤是最幸福快乐的,一直都是…身体的疼痛又算什么呢?风冷衣单的孩子
朦胧里数着晓星
无奈,山路崎岖
火把,忽明忽暗
照亮了前方的路
眼里,没有畏缩
坚定的步伐
穿过,冰冷的黄土地
 
阳光,照进石缝里
对刚发芽的小草说:“
借我的力量神出头来吧!”
很快的,小草长出了枝干
细小的身躯,蕴藏着伟大的力量
 
孩子,举起手吧
当你,有一天,成为
天边,那一朵最美的云彩
被歌颂的孩子啊
就是举手的天使
 
 
  窗口,不时飘来
浓浓的稻草烟味
弥漫在记忆深处
孩子,该上学了
 
忘记,竹床很矮
最心爱的毛巾被
焚烧得面目全非
那一夜,睡得沉
竟然,无色无味
 
月儿,好大好圆
平躺在小竹床上
透过窗口,感觉
天空很近很近…
可以,俯视月儿
那般那般的皎洁
 
那一年我辍学了
稻草烟味的季节
那气味,铭刻于
彼年幼小的记忆
很多年,不曾忘
再后来,这时节
月光甚好的夜晚
写一些别扭的字
然后,装叠信件
南来北往…穿梭
在某个夕阳西下
坐在田坎或地边
细细品尝那书信
特有的香…扑鼻
 
这街,阳光甚欢
闭目,于,某晨
转角处,被一个
声音唤醒,惊觉
时光过得真快啊
恍惚间,即便,
跌撞于你的怀中
我也早已记不得
你最初的模样…
 
从把土豆带来的那天,一直用绳子套着的,今天,女儿给它洗澡后,又用电吹风
把惶恐的土豆的毛发吹干。我说:“不要再套着土豆了,是不会跑丢的…”就在放了土豆的那一会,不见了踪影,女儿急了:“土豆不见了,它不会回来了。”我笑:“不会的,它要回来的…”当土豆欢快的蹦跳着从小侧门进来,女儿赶紧抱起了它…阳光照着土豆,越发的金黄…
周末了,儿子也该回家了,出去买点儿子喜欢吃的。路过前面的麻将馆,瞥见,那女子抱着啼哭的孩子,一边,专心致致的打麻将…
回来的时候,女儿在画画,偷窥了一下,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嘿嘿,反正不是俺…倒像,像极了云的刘海…
 
  湘西农院,我曾住过半年,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我多么努力的踮起脚尖,却,怎么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那里,听不到朗朗读书声…在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我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我三岁的儿子仰起沾满稀泥巴的小脸:“妈妈,我要读书…”无语,久久…当电话那端,患了先天性脑疾的正呀呀学语的女儿轻轻唤着:“妈妈,妈妈…”那年,不顾婆家人反对,决意带着儿子回到了我的故乡,重庆。时隔十二年…
今天,看到巷子转的那篇文章,为之动容,也转载过来了…读了那些诗人为边远山区的贫困孩子写的诗,在此,我举手加额…
我不是诗人,手中的笔也笨拙,但,我愿意,在我空间里留下几个字,让大家,为这群孩子深深祝福吧!题记
 
 
 

相关新闻